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

  进博会大幕落下不久,中国外交又开启新程。

  11月15日上午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乘专机离开北京,开始了为期7天的外访之旅。

  15日至21日,习近平主席将对巴布亚新几内亚、文莱、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,并在巴新同建交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会晤。其间,他将于17日至18日出席在巴新莫尔兹比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(APEC)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。

  作为今次APEC会议的东道主国家,巴新在哪里?除了吴尊,关于文莱,你还想知道啥?隔海相望,中国和菲律宾关系都经历了什么?

  习近平此访的这三个国家,你了解多少?他们与中国“缘”起何时,“情”定何处?小新带你先睹为快!

资料图:2018年11月4日,一艘军舰停泊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。

  中国和巴新——从Boss到Brother

  习近平此访首站是位于太平洋西南部的巴新。这将是两国建交42年来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。

  这个面积46.28万平方公里、人口约800万的国家,是面积最大、人口最多的太平洋岛国,散落着600多个风景秀美的大小岛屿,有800多个习俗各异的部落。

  说到巴新,当地人最引以自豪的就是岛上特有的极乐鸟,又名“天堂鸟”,所以被称为“天堂鸟之国”。另外,巴新有着从不低于28℃的温暖海水,故又有“潜水天堂”美誉。

  关于中巴新关系,有个形象的说法是,两国经历了从Boss到Brother的转变:

  以前,中国人在巴新依法经营,通过自身努力积累了一定财富,当地人看到中国人,总称他们为Boss。这些年,中国企业到巴新投资越来越多,修路、架桥,给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,当地人见到中国人,都称呼Brother。

资料图:2018年11月13日,一名巴布亚妇女走在莫尔兹比港市中心的一幅壁画前。

  尤其自2014年中巴新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来,两国关系进入发展快车道,成为中国同太平洋岛国关系以及南南合作的典范。

  今年上半年,巴新正式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,成为太平洋岛国地区第一个与中方签署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谅解备忘录的国家。目前,巴新是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第一大贸易伙伴,中国成为巴新第一大外资来源地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。

  中国与巴新关系渊源深厚,习近平本人与巴新也有着一段特殊的渊源。

  此次访问前夕,习近平在题为《让中国同太平洋岛国关系扬帆再启航》的署名文章中提到:“18年前,我担任中国福建省省长期间,曾推动实施福建省援助巴新东高地省菌草、旱稻种植技术示范项目。我高兴地得知,这一项目持续运作至今,发挥了很好的经济社会效益,成为中国同巴新关系发展的一段佳话。”

  此访,也将是习近平时隔4年再次访问太平洋岛国地区。

  届时,习近平将在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同巴新、斐济、萨摩亚、瓦努阿图、密克罗尼西亚联邦、库克群岛、汤加、纽埃等8个建交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举行会晤。

  此前2014年,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主席首次访问太平洋岛国地区,引用当地人常说的一句话——“我们的世界本身就是一座岛屿”,道明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守望相助、命运与共。今次,在巴新,他又将如何注解中国与岛国关系,外界关注。

    资料图:文莱河畔河畔水传统水上村落“水村”的房屋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和平之邦:中国文莱成大小国家平等相待典范

  结束在巴新的行程后,习近平将于11月18日起对文莱进行国事访问。

  文莱位于加里曼丹岛西北部,北濒南中国海,东南西三面与马来西亚的沙捞越州接壤,并被沙捞越州的林梦分隔为东西两部分。海岸线长约162公里,有33个岛屿,面积5765平方公里。

  国土面积虽不大,但文莱却很“壕”,是东南亚主要产油国和世界主要液化天然气生产国,已探明原油储量14亿桶。

  提到文莱,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文莱籍艺人吴尊。不过,有人指出,文莱可不止有吴尊!还有颜值爆表的90后文莱四王子,不时在网络媒体上引发围观。

  作为近邻,中国与文莱友好关系源远流长。在文莱,其中华人占10.3%,华人使用华语较广泛。

  往前追溯,“和平之邦”文莱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历史文化联系。中文建交27年来,两国关系一直被视为大小国家平等相待、和睦相处的典范。

资料图:文莱苏丹的奥玛尔·阿里·赛福鼎清真寺。

  文莱不但是亚投行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,还是中国企业在东南亚投资活跃之地。今年第一季度,中国更是成为文莱第一大游客来源地。

  此前2017年9月,文莱苏丹哈桑纳尔来华进行国事访问。当时,习近平指出,中文是隔海相望的近邻,也是相互信赖的朋友和伙伴。两国建交以来,超越国情和社会制度差异,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,政治互信不断深化,互利合作成效显著。

  当前,中文战略合作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,政治互信不断加深,务实合作更是生机勃勃。

  此访,将是习近平对文莱首访,也是中国国家元首时隔13年再次往访。

  中国外交部指出,习近平此次对文莱国事访问,将实现两国元首短期内历史性互访,共同为中文关系下步发展作出顶层设计。

  今年是中文建立战略合作关系5周年。站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,中文元首将如何顶层设计两国未来,续写“和平之邦”的和平之路,引发关注。

资料图:菲律宾长滩岛海滩。

  永远的邻居,中菲期待“繁花盛开”

  习近平此次越洋之旅的最后一站,是菲律宾。

  菲律宾位于亚洲东南部。北隔巴士海峡与中国台湾遥遥相对,南和西南隔苏拉威西海、巴拉巴克海峡与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相望,西濒南中国海,东临太平洋。

  要说菲律宾的最大特征,估计要属岛屿众多,准确来讲,这是一个群岛国家,共有大小岛屿7000多个,其中吕宋岛、棉兰老岛、萨马岛等11个主要岛屿占全国总面积的96%。

  你可能更不知道的是,这个国土面积29.97万平方公里的国家,有70多种语言。

  隔海相望,菲律宾不仅是中国的友好近邻,还是重要伙伴。

  自1975年建交以来,中菲关系总体发展顺利,各领域合作不断拓展。

  尤其过去两年,中菲关系全面改善发展引人注目。从外交、经贸等领域双边磋商全面恢复到新的海上合作机制正式启动,从中国企业掀起赴菲投资合作热潮到中国跃居菲第一大贸易伙伴、第二大游客来源地……中菲合作呈现“政经双热”新特点。

资料图:菲律宾海岛旅游圣地巴拉望风景。中新社记者关向东摄

  2016年两国关系转圜以来,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已3次访华。

  菲中友好协会负责人李平洲近日对媒体表示,杜特尔特总统执政以来,两国关系出现了明显的发展,越来越多中资企业到菲投资发展,中国游客赴菲人数也大幅增长,“一带一路”合作在菲律宾落地生根。

  习近平今年4月在海南博鳌会见杜特尔特时指出,中菲关系过去两年从“转圜”到“巩固”,连上了两个台阶,今年的任务应该是“提升”。

  此访将是习近平作为国家主席对菲律宾的首次访问,也是中国国家元首时隔13年再次往访。

  中国外交部说,两国领导人将就中菲关系发展作出新的战略规划,全面提升各领域务实合作,并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。

  杜特尔特近日表示,习近平此访将进一步促进菲中关系发展,让两国友谊如“繁花盛开”。

  习近平此访,如何使中菲关系“繁花盛开”,又如何让花香弥散东盟大地,这是此访的一大看点。

  作者:马学玲 郭金超

  罹患矮小症,却从未轻言放弃;坚守皮影梦,“小蚂蚁”闯出“大天地”  皮影戏幕后的“袖珍人生”

  小蚂蚁袖珍人皮影艺术团的演员们正在表演皮影戏《最美家庭》。

  “我想试一试”“我也想”……11月3日,当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走进北京展览馆街道公共服务大厅时,皮影戏《最美家庭》刚刚落幕。主持人问谁想参与皮影戏表演,坐在底下、一群来自周边小学的小观众们按捺不住兴奋,纷纷举手,跃跃欲试。

  “大家不要着急,让我们的演员先走到台前谢幕好不好?”随着孩子们的一声“好”,手拿皮影人偶的演员们依次走到台前亮相。令小观众们吃惊的是,眼前的演员,是一群与他们差不多身高的袖珍人,他们都来自小蚂蚁袖珍人皮影艺术团。

  艺术团成立于2009年11月18日,由李铭和来自全国的袖珍朋友们组建而成,平均身高1.28米。近十年的时间,小蚂蚁从最初的三个人发展到今天的十几个成员,团队一步步壮大,但了解他们的朋友却常说,“他们太不容易了。”

  “我就想闯一闯”

  今年已经38岁的李铭,身高不足1.4米。8岁时被查出罹患矮小症,在别的小朋友疯狂长个子的年纪,他的身高却停留在70厘米。

  李铭来自北京大兴礼贤镇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,家人为他寻医问药花光了当时全部积蓄。虽然后来他成为第一批生长激素的使用者,却仅在药物的帮助下长高了20厘米,家里为此还欠下了两万元的债务。

  看着其他孩子都在帮家里干活,李铭很痛苦:“那时心里焦急,总想帮家里做点什么。”

  初中毕业后,他先后做过十三陵景区导游、售货员,开过打印店,但在工作中常面临的质疑、惊奇的目光让他难过不已,“这是不是童工”等问题时刻围绕着他。

  人生的转折总在不经意间出现。2008年,李铭机缘巧合遇到了传统皮影剧团陆家班的第六代继承人陆海。陆海听闻了李铭的故事,便问他是否愿意学习皮影戏。

  “第一次接触皮影戏便感觉这就是我未来要从事的事业,皮影戏改变了我的人生。”虽然个子小,但李铭似乎有练习皮影戏的天赋,很多动作一学就会。即便如此,李铭也从没有放松练习,他时常会练习到手抽筋,满手都是茧子。“虽然辛苦,但是热爱”,三个月后,他已经能登台演出了。

  凭着这股不服输的精神和对皮影戏的执着,李铭关闭了当时刚开不久的打印店,和两位朋友一同创办了小蚂蚁袖珍人皮影艺术团。

  “家人埋怨我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,可我就想闯一闯。”李铭说。

  “一步步成长壮大十分不易”

  “健全人创业可能需要两三年就能做出规模,而对于我们这些残疾人而言,至少需要四五年。”回忆起创业初期的艰难,李铭还是记忆犹新。

  小蚂蚁的梦想是从地下室开始的。刚成立时,所有团员们租住在一间潮湿的地下室里,每日在师父的带领下训练,却迟迟接不到演出邀请。不到一年的时间,李铭身上所有的积蓄已消耗殆尽。于是他们只能远离城区,从地下室搬到了农村的大院中。

  组建剧团的第二年,一个月只有一场演出,一场挣1000元,钱的三分之二作为剧团开销,剩下的是队员的工资。“那时候吃不上饭,只能去市场买剩菜回来。”李铭说,在那会儿,哪怕是两元钱的肉,团员都能吃得美滋滋的。“工资更是发不起。所以创团初期有人选择离开小蚂蚁,我很能理解。出来打工都是为了挣钱,挣不到钱没法贴补家用,只能离开。”

  在展览馆街道大厅内,表演结束后,团员们忙着收拾舞台,当天下午他们将前往门头沟一社区演出。舞台的支架有些比团员还高,十来根绑在一起,当记者想帮忙一块搬运时发现凭自己根本抬不起来。队长朝建笑了笑:“没关系,我们自己可以搬的。”随后便和大家将支架运送到演出车上去了。

  李铭告诉记者,队员早习惯了搬运重型舞台道具。“现在条件好了,我们有自己的演出车可以到处托运物资。要是在几年前,不管去哪,都要靠队员自己肩扛手抬。”

  创团的五六年间,外出演出时,李铭和他的团员们从来舍不得打车,甚至连坐地铁都觉得贵。

  “有残疾证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。每次演出,我们都是坐最早的公交离开大兴农村,然后乘末班车回到住处。”李铭告诉记者,曾经有一次演出结束,团员赶到西红门公交车站时,末班车已经出站了。站台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赶快去追,也许还能赶上。于是大家扛着设备追赶了一路,终于在一公里外的红绿灯路口见到了公交车。随后公交车开到下一个站点等候他们。“我们的演出条件很艰苦,但是社会上总有好心人在帮助。所以暂时的艰苦我们都能熬过去。”

  随着这些年的发展,小蚂蚁渐渐做出了规模,现在已有固定团员12名,成立了自己的皮影戏基地。如今剧团表演的节目涵盖了童话、成语故事、神话、京剧、动画、小品等内容。不定期与社区开展合作,为居民讲解皮影戏知识。他们带着皮影戏前往韩国、意大利等地传播中国文化,同时还开发了新的皮影戏技术,获得国家专利。

  现在,演出淡季的时候,李铭还是会照常给大家发工资、买保险,“工资只有涨的时候,没有降的时候”。团员杨洋是目前团里资历最老的成员之一,“从原先几百元的工资到现在的3000多元,从团员纷纷离开到今日慕名而来,陪伴小蚂蚁一步步成长,十分不易。”

  “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”

  在展览馆街道,演出结束刚一休息的时候,团长朝建立马拿了一个粉色的保温杯递给身边的女孩,关切地看着,怕她被热水烫到。“这是我老婆,我们是在团里认识的。”当朝建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妻子时,沉稳的他突然害羞了起来。

  2015年4月,朝建辞去江苏老家工厂的工作只身来到北京,当时小蚂蚁的三名团员去车站接了他,其中一位便是朝建现在的妻子。朝建说第一眼看到妻子就觉得亲切,那时经常会向妻子请教练习中的问题,日久生情。妻子形容朝建是一个非常浪漫的人,每个节假日都会送她小礼物。朝建形容妻子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人,“她让我在北京有个家”。

  小蚂蚁汇聚了河北、江苏、云南、甘肃等各个地方的袖珍人,“有个家”是许多来到这里的袖珍人都会有的感受。

  小周是团里年纪最小的成员。2017年,哥哥将他送到了小蚂蚁。“来到这里,看到大家都和我一样,便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奇特,心里感到踏实。团员都很照顾我,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。”

  现在小蚂蚁的名气大了,病友们从各地慕名而来。有人曾劝李铭不要接收那么多人,李铭却说:“能帮一个是一个。就算不能参加演出,也能学会雕刻的手艺,靠这个吃口饭。”

  小蚂蚁的成员们从未放弃过希望。他们除了练习皮影戏外,还逐渐学习其他技能。团中已有几位团员考取了驾照,团队也在一年前拥有了第一辆演出商务车。现在的他们,再也不用扛着设备追赶末班公交了。

  演出结束,所有的设备已经装车,大家准备前往下一个演出地。李铭说,这个艺术团取名为小蚂蚁,是因为蚂蚁虽小,却能扛得动比自己体重重许多倍的物体。“我们虽然个头小,但也能扛得起更多的重量。这辆车曾经跑过很多城市,未来也将带着我们驶向更远的地方。”

曹玥

  胡同博物馆  守护最真实的城市文化

北京史家胡同博物馆门匾

北京东四胡同博物馆内院

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推动的“胡同微花园”项目

史家胡同博物馆的飞鸽牌自行车

东四胡同博物馆,游客参观猪市大街模型

史家胡同博物馆“怀旧生活”展厅一角

  东四胡同博物馆“印象瓦舍”

  “豆汁油条钟鼓楼,蓝天白云鸽子哨。”北京城阡陌纵横的胡同里,藏着最地道的老北京风情,让许多北京人怀念,也让无数游人向往。然而,一般的胡同民居“谢绝参观”,王府宅院似乎又离百姓生活太远,能不能开辟出一个专门的公共空间,来展示老北京的民居形式和生活方式呢?日渐兴起的胡同博物馆满足了这种需要。

  2013年,位于史家胡同24号院的史家胡同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,成为北京首家胡同博物馆。这里曾是民国才女凌叔华的故居,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,开设了8个展厅。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规划师们在此驻地运营。

  今年10月,北京城内第二家胡同博物馆——位于东四四条77号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开门迎客。该馆占地1023平方米,主体建筑于1940年左右建成,为典型的三进四合院,设有东四印象、印象瓦舍、文化探访等5个展区。

  居民献宝,共建文化空间

  走进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,枝头雀鸣阵阵,自行车擦身而过,街坊四邻在自家门前唠着家常。来到一座青砖黛瓦、金柱大门的传统四合院,门上悬挂着舒乙题写的“史家胡同博物馆”牌匾。推开院门,庭院里长着两棵高大的梧桐树,屋檐下挂着鸟笼,三三两两的游人在展厅中细细端详,仿佛沉浸在旧时光中。

  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吸引了人们的目光。他的捐赠者叫陈子钰,是一名“90后”,倾心于老北京的历史文化掌故。他曾利用课余时间走遍京城,拍下了数不清的胡同铭牌。2016年,他向史家胡同博物馆捐赠了这辆飞鸽牌22型自行车。

  “我不是史家胡同的居民,但我很喜欢这座博物馆。我看到馆里收藏了很多居民捐赠的老式电视机、录音机、缝纫机等物件,衣、食、住、行里面唯独交通工具方面的藏品比较少,于是我想到了捐赠自己家里的自行车。”陈子钰说。

  据陈子钰介绍,这辆飞鸽牌自行车于1966年生产,用锰钢制成,又结实又轻便。它使用涨闸技术,磨损较小,制作工艺细腻,代表了当时国产自行车的最高水平。“那时候在北京售价193元,对普通家庭可谓是‘天价’,而且需要凭票购买,一票难求。”这件藏品一经展出后便引起了观众的注意,很多人驻足拍照,并好奇地向馆员打听还能不能骑。

  “酸甜豆汁儿!酸甜豆汁儿!”“哎——没有虫的海棠哎,多给嘞!”在史家胡同博物馆有一间小工作间,收集了80多条不同年代春夏秋冬的胡同声音,如蝉鸣鸟叫、吆喝叫卖等,其中还有“震惊闺”“虎撑子”等富有京味特色的声响。这是凌叔华后人、艺术家秦思源先生策划的“胡同声音计划”成果。在博物馆中重温这些市井声音,不仅给年轻一代了解北京文化提供了机会,也在时代变迁中给老北京人留下念想。

  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师王虹光说:“从建馆之初,胡同博物馆的定位就是服务居民。我们希望充分发挥居民的积极性,使博物馆成为馆员、居民、游客共建的公共文化空间。”

  新近开馆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内,水缸、瓦当、蛐蛐罐等不少展品也都来自居民捐赠。刘秋琴从小在胡同里长大,看到东四胡同的宣传片里出现了一个端着鱼盆喂鱼的镜头,她灵机一动,想到自己家也有一个民国时期的大鱼盆,便捐给了博物馆。她说:“鱼盆是四合院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捐到博物馆能让大家通过实物了解老北京人的生活。”

  博物馆里有一件独特的藏品——老米,在过去被认为能治胃病。这老米不是一般的米,它来自明清两朝储藏皇粮的皇家官仓南新仓,历经岁月,炭化变色却不霉烂,看上去乌黑发亮,有一种独特的气味。

  除了老北京日常生活用品外,展厅里还有一块匾额引人注目。清朝末年北京民间流传着一句话:“头戴马聚源,身披瑞蚨祥,脚踏内联升,腰缠‘四大恒’。”马聚源、瑞蚨祥、内联升分别是售卖帽子、服装、鞋靴的老字号,“四大恒”却并非指腰带,而是指“四大恒”钱庄的银票。“四大恒”是董氏家族经营的恒利、恒和、恒兴、恒源四大钱庄,由于其发行的银票解决了银两携带不便的问题,声誉大振。董氏后人董笑岩向东四胡同博物馆捐赠了其父董文申的篆书字匾。匾上“人和、情融、意顺、神畅”八个大字,是董氏家族留下的众多家训之一,浓缩了以和为贵的老北京商业文化与豁达随和的处事原则。

  以馆为桥,推动社区营造

  开馆5年多的史家胡同博物馆与居民建立了融洽的关系。每当传统节日来临之际,博物馆都会为居民举办形式多样的活动。今年七夕节,博物馆布置了很多花篮摇椅,给上了岁数的夫妻们拍照。居民李绍宾感叹道:“咱们胡同办的活动都非常贴民心。”照片上他和老伴儿笑容灿烂。每年腊八,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会请居民来馆里坐坐,泡腊八蒜,喝腊八粥。

  已经工作的莫先生感叹道:“史家胡同博物馆的活动很有意思,令人印象深刻。我上大学时曾和女朋友一起参加过博物馆的制作毛猴活动,用蝉蜕(知了壳)做毛猴的头和四肢,用辛夷(玉兰花骨朵)做身子,栩栩如生。如今我们已经结婚了,毛猴摆在家里成为我们爱情的见证。”

  王虹光说,社区营造就是从社区生活出发,集合各种社会力量与资源,让居民们一起来建设和改造公共空间。在这一过程中要照顾到居民们的不同需求。博物馆的很多活动目的在于增进居民间的了解与互信,搭建桥梁,为推动人居环境改善与胡同文化保护打下基础。

  2014年,北规院规划师协助朝阳门街道办事处成立了植根社区的社会组织——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,建立起居民、产权单位、专家、志愿者共同参与街区保护更新的平台。协会以“公共环境改善+社区人文教育”为宗旨,推动规划实施、激活社区发展,调动本地居民参与街区保护更新。“胡同微花园”项目便是其中的代表。

  中央美院师生们带来的“胡同微花园”项目,利用废弃材料,种植瓜果蔬菜等各类植物,帮助居民美化庭院。茶壶种上了花,易拉罐垒成了花架子,小辣椒、茄子、黄瓜、西红柿相映成趣,兼具美感和实用性。史家胡同54号院居民宗秀英老人说:“今年种的辣椒,我给它起名叫‘风风火火’。从屋里往小院看,特别漂亮。”

  北规院规划师、史家胡同博物馆馆长马玉明介绍说,博物馆有一个议事厅,街道共治共建的座谈都可在此举办,居民们一起讨论胡同里的停车、公厕设计等问题。“我们还与东四南的居民们一同进行院落改造,从设计方案到编制公约,每一步都由规划师搭台,邀请设计师、社工与居民共同参与。从前年开始到现在,一共改造了7个院子,包括清理杂物、疏通下水、平整地面,还增加了便民置物架、花架和太阳能灯。”马玉明说。

  2017年,北规院推动申报的“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南历史街区保护更新公众参与项目”获得了住建部颁发的“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”。同时也得到英国景观学会会长凯瑟琳·穆尔教授的高度评价:“我没想到中国的社区博物馆如此活跃,你们在这里做了很多精彩的事情。”

  留住记忆,传承城市文化

  在飞速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中,如何保留城市传统文化,记录社会生活变迁?近几年,全国多个城市涌现出类似北京胡同博物馆这样扎根社区、旨在留住城市文化记忆的博物馆。

  今年1月,上海首家弄堂博物馆——西王花园弄堂博物馆正式开放。蝴蝶牌缝纫机、老大房八仙盒、“三五”牌台钟、搪瓷杯、旗袍等各式各样的老物件,诉说着海派弄堂文化和关于“老上海”生活的集体记忆。

  今年7月,成都市龙泉驿区五星社区的乡愁博物馆开馆。秧盆、鸡公车、竹编火炉……600多件来自居民家中的藏品,展示了从上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成都人衣食住行的变迁。乡愁博物馆深受周围居民喜爱。老人们在此回忆往昔,年轻人也得以了解过去的老街文化、农耕文化。博物馆还开设了客家方言课堂、乡愁食品制作课堂等,增强社区的文化底蕴,推进社区治理共建共享。

  史家胡同博物馆通过成立老照片工作坊和口述史整理项目,留下了珍贵的胡同居民生活档案。在《回家·旧影》老照片展览上,居民常继红动情地讲述了她所捐赠的照片背后的故事,一张老照片勾起了她与老伴几十年风雨同舟的回忆。博物馆的口述史团队深入居民家中,搜集往日胡同生活的精彩片段,用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还原了老北京胡同的历史剪影。

  “文化的发展是有脉络的,没有文化自知就没有文化自信。胡同博物馆是承载着老北京居民记忆与乡愁的精神家园,也是反映城市历史文化的闪亮名片。”北京市东城区东四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志勇说。

张鹏禹 邓梦芳

原标题:台军招募打“美女牌” 女军官嘟嘴拍照自称“新妹子”

海外网3月29日电 台军向来具有话题性,比如招募难就花样百出。这次,又打起了“美女牌”。据台媒报道,台军将招募压力下放到基层连队,这时开始有连队打出“美女牌”,美貌女士官疑将军常服裙子改短,化浓妆都起嘴以可爱作招募,自称是“新来的妹子”。

据台湾联合新闻消息,台军8军团的张姓女士官、洪姓女士兵,化妆穿上裙子奇短的军常服,两人都都起可爱小嘴一起合影,在IG(Instagram)贴照留言说:“新来的妹子,我们未来会更好的”。然后TAG说:八军团;欢迎加入台军。

另有李姓女士官为1年期军官作招募,在脸书上贴上强调无辜大眼的军常服照,贴文说现在外出打工已经不流行了,快来跟人家来报名短期军官。末留下自己的line ID,留言说“请让我为您服务”。然后TAG“求分享”、“军人”、“打工”、“赚钱”、“招募”等。

但她另外贴文抱怨说,“我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”、“非常”;“今天晚上突然7、8个人加我line好友,我也不以为意,结果突然来个性骚扰”、“想弄个招募怎么这么难啊”。她贴出私讯内容,有网友登门开聊招募后,冷不防问她“你有男友吧”,女士官立即封锁对方,认为被骚扰,高呼:“我只是想要一个成效而已,很难吗?”

有网友留言鼓励李姓女士官说“直接公布line是真的满有风险的,辛苦了”。“美女牌”招募在网络社群引发热议,有资深军中人士对这个风气感到忧心,认为这不是活泼,而是一种“变形招募”,将招募压力下放到基层,让基层压力奇大,才会有这类不切实际、物化女性的花招百出,让过去严整的军中风气败坏,真的不能继续再下去。

但也有网友称“帅哥照拿出来不也是想骗迷妹吗?正妹就物化,话都你在讲,长得漂亮也有罪吗?她们到底有说什么不恰当的话了,比在那边各种驻点、贴传单 在公车上、牆上、电视上、打电话调查人家身家好多了吧!人家养眼不行?军官出去扰民就很可以?培养招募员出去招摇撞骗就很棒棒?多少人是被那些臭嘴招进来的?至少这两张脸是真实的,防务部门的招募文宣说是真的你敢信?”

近几年台军基层军官奇缺,台陆军兰指部战车营出现三个连的九位排长全部都悬缺的情况。台防务部门在向“立法院”报告中坦承,目前少尉、中尉的编现比仅54%;其中问题最严重的台陆军,编现比仅略高于一半。有台媒分析,蔡当局推动年金改革,恐让“募兵大业”雪上加霜。年改虽然不是打击军校招生的唯一因素,但必然是负面因素之一。(海外网 庞晟)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原标题:湖南74岁老人患癌30多年,坚持每天漂游1小时对抗病魔

长沙白天气温只有10多度,湘江边更冷,74岁的娄底人康钦华却来到江边,与长沙市冬泳协会的队员们一道在江水中漂游了2公里。康钦华说,自己患癌30多年,是多年的乐观心态和坚持游泳锻炼让他健康生活了这么多年。

康钦华是娄底新化县人,今年74岁,冬泳爱好者。

10月14日下午,在长沙湘江东岸火车头公园附近的岸堤旁,冷风呼呼地吹,在岸边钓鱼的市民都裹紧了外套。康钦华却和长沙市冬泳协会的队员们一起来到岸边,脱掉衣服准备下水。

康钦华说,自己已有七八年没有在湘江游过泳,前一天他专程从老家来到长沙,准备尝试在湘江里“静漂”一小时。下午3点35分,康钦华率先下了水,几名冬泳队员也相继入水。

康钦华原本准备在水中“静漂”,静漂是指以一种完全放松的姿态躺在水面上,面部露出水面,手脚静止不动,长时间漂浮的一个过程。但江水自南向北流动,江里的波浪却随着风向自北向南打来,在水中无法做到真正的“静漂”,康钦华只好仰面漂游,一个人举着旗帜游在了队伍最前面。在岸边,不时有市民在拍照,康钦华还在水中向他们打招呼。

下午4点41分,在江中游一个多小时后,康钦华到达了终点——橘子洲毛泽东青年雕像对岸的一个码头处,行程约2公里。康钦华上岸时,脸上还显得很轻松,“感觉还蛮好”。

康钦华从小在江边长大,八九岁就开始下水游泳。康钦华说,游泳能使他心情舒畅,还是他对抗病魔的一种武器。

康钦华工作时住在新华县城,时不时就在资江里游泳锻炼。退休后,他回到农村老家,并在家附近修了一个水池,每天会坚持在池中练习“静漂”一个小时。康钦华认为,在水中静漂能够锻炼自己的呼吸功能,同时提高免疫力。

“以前有一个同事知道我得了癌症,前几天碰到她,她还很惊讶,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活着。”康钦华笑着说。

来源:潇湘晨报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